不是真正的快樂-寫在跟世界告別一夜

 3 年後

228 凌晨,我收到一封訊息,他說我過去寫跟世界告別的那篇文章,給予他力量,請問能不能再貼出來?嗯,故事是這樣的,那篇文章後來我就刪除他了,電腦沒有備份,就算我想重新貼,也沒有文字檔案,不過我可以重新寫一遍,再加上我最近的自我信件整理,希望能給你一些回饋。

這幾年一直在跟身邊的人討論,自殺是不是能夠解決問題,近期的答案是,對死去的人來說,自殺解決了問題,對於死者的各種關係中,這些人都會被巨大悲傷碾壓,有人過得去,有人過不去,當初我說,自己的痛苦別人走不進來,過了三年,這點我依舊無法釋懷,憤怒以後的生命,反而是成為某些人生命中的幾則故事,這幾年,學會不要刻意跟其他人解釋,如果你看完這些描述,那我想你才有辦法往下看我想談的思考觀點。

科學人雜誌在 2003 年談自殺的某篇文章寫到:美國哥倫比亞大學長老會醫學中心附屬紐約州精神醫學研究所的艾蘭哥(Victoria Arango)解釋道:「自殺的人必須有好幾件事情同時出了差錯。我不認為自殺純粹是由於生物因素所造成,但它卻是由潛在的生物危機所引發的。」她強調,生活經驗、突發的壓力以及心理因素都扮演一角⋯⋯這幾年一直有人會說想自殺都是自己不夠堅強,但人生失控的狀況,是一點一點失去控制的狀態長出來的,人生能否被恰當的對待,不是我們自己可以決定的,同時,人也不能辯解自己沒辦法決定自己的想法,因為我們知道我們知道的事,不知道不知道的是,因此決定了自己的生活,跟自己的觀點,也因為這樣,一旦生活失控,瓦解細微到難以看見,崩壞的生活逐漸掉落。

「我的人生還在持續,我在關係裡面畏懼的破碎與破壞,也沒有因此而比較不恐懼,有的人會問我現在不是有信仰嗎?但我還是我啊,我只是開始相信了基督,並不是幾個月就會完全讓生命改變,我雖然這麼期待,但改變總是需要時間和緩而堅定地前進的。」三年前我是這麼說的,現在我會說,我的生命持續下去,關係裡遇見了許多破壞,也了解信仰的價值,與生活崩壞的細碎片段,對於以後的生活,還沒找到一些可以推進自己生命的巨大動力與目標,但開始看見自己生命如何成為現在零碎的狀態,學會不要對世界太過期待,維持最小跟世界的互動方式就好了。

學會聚焦在現在,找到一天一個突破的方式,搜尋自殺方式的人,也許會搜尋到這篇,每一個決定都會有他的瑕疵,這個世界是不會毫無缺點的,因為我不是你,沒有人可以幫你決定任何事。

2009 跟 2010 ,只要聽到「你不是真正的快樂」,在手心留下密密麻麻深深淺淺的刀割,眼淚就自動落下,變身劉雪華,10 年過去以後,iPod 裡的音樂還是可以播,Apple Music 取代了它,悲傷減緩後的日子,無力的瞬間,一樣哀傷可惜。


遇見這些生活的瞬間,我都會用相機拍下那一刻,或許鼓起勇氣一直記錄生命中大大小小的事情,是我這幾年還可以保持一絲理智的方法,餵養生命中有一些新的畫面與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