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歲的小豹子

後來我沒有看過任何一隻貓會像小豹子趴在義式咖啡機上。

少數幾個我還能夠用照片討論的地點,是「路上撿到一隻貓」,曾經從店裡面走到民權西路站,因為身上沒有帶悠遊卡跟多的現金,偏執地喝咖啡,想盡辦法走回家,在沒有智慧型手機的 2008 ,光是提起 10 年前的事情都會讓我,倒吸一口氣,忍不住要懷疑人生,懷疑自己的判斷,因為膽小。

這是個不適合膽小的年代,漠不關心社會議題的生活,是那一年苦惱的寫照,只煩惱自己的工作,誰當總統跟我無關,也想不到自己 12 年後抱著電腦,大叫得票超過八百萬,對於打字與點擊瀏覽器裡面的連結,已經跟呼吸相同,判斷網址也成為我生命中不可失去的能力,但真的不能失去嗎?

難道我真的不能跟當年拍下小豹子照片的自己一樣,一切都無所謂嗎?

隨意寫下一篇沒有特定主題的部落格,已經是我自己對自己下的禁令,不知不覺失去的自在,無論如何都得不回來。

如果我在相機旁邊,會怎麼跟當下的自己說話?「嘿,你要更不猶豫地拍照,以後你就不敢拍了,當你見過無法超越的極限。」

直到此刻,我還是只能說出一句話,膽小地跟小豹子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