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熱愛的生活




這組照片有幾個不同的故事串接在一起,我在淡水的時候,很常去天使熱愛的生活,現在的位置跟 10 年前已經截然不同了,淡水第一漁港的入港燈塔,以前在一條寬三公尺的水泥設施上,現在景觀設施把它變成步道,當時我熱愛「目的地不是唯一的目的」,這句話屬於三個陌生人的青春,卻是我生活裡的奇遇,在時間逐步把我絞碎之後,青春時代的無畏無懼,已經變成了一股惆悵,留下來的記憶像是一隻貓,留在我的腳邊。

淡水的陽光總是吸引著我,以前是只要沒有其他是,就會跑去淡水的某間咖啡館待著,下雨就穿著雨衣騎車去淡水,晴雨都出發的生活,現在比以前更有餘裕,卻也不想再這麼做,像是在告別過去,也不想再跟自己有關的社群網站帳號、網站裡,寫下太多自己的觀點,是否會太欠缺考量呢?又或是自己的困惑讓自己裹足不前?

那一年是不會覺得沒有動力寫作的,困惑的事情是,為什麼寫作卡在沒有題目呢?為什麼對生活無感?幾年以後,生活厚重地讓自己遺忘過去,夢想像是一層過期的糖霜,以前的味道很美好,可惜一切都不像當年許願時的樣貌。

去天使的理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天一天的時間,掩蓋掉當年的味道,而這些時光的痕跡,幸好,還有留下的照片。

我想起有人唱著一本書叫半島鐵盒,再也找不到這個盒子的鑰匙,存在盒子裡的是你給我的快樂,我很想記得可是我記不得。

整間咖啡館,與鐵盒相比,小到不能再小了,無法再留下什麼。

原本以為就只有幾張照片,後來發現還有一些,發現了就繼續更新吧

喜歡空瓶子被路燈照亮後的畫面

之前還會有貓跑到天使,那天很冷,於是他就被我抱起來,千百個不願意但是體溫有熱,勉為其難地跟我待在一起。

2010年,應該是我還沒有放下懸念(?)的一年,那個時候跑淡水都是為了青春時的幻想,跑去淡水想跟那一年的幻想巧遇,但終究只是幻想,就像熄掉的煙,扭曲了,拍這張照片的那天,剛好是他的生日。

除了往內看,在天使我還會往外看,我還記得拍下這組剪影的時候,是我在工作無法找到著力點,百般困頓之下,直接騎 75 公里,到天使想為什麼。








有想到答案嗎?我現在還在想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