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與列車一樣模糊

台電大樓模糊的列車

超過 12 年才打開照片,我唯一記得的是,2008 年我拿著一台 Canon 的相機,找到機會把快門速度調慢,用 1/4 秒的方式拍下捷運車廂,流動過去的痕跡,拍照的我比起現在,成熟了點,但視角少了新鮮。10 年前我想不到自己會變成,做網路行銷的工作者,所以我學會不要這麼篤定,沒有什麼事情是一定會如何的,要學會持續對自己保持信心,不要因為失去了過度沮喪。

寫到這裡想起來了一件恐怖的事,這是當年失戀之前拍的照片。而當年失戀之後做出了許多沮喪後才會做的事情,現在已經想不起,當年的情緒是什麼,也沒有其他資訊可以追溯,能不逃避就盡力不逃避。數百個星期之後的我,回到當下,我能做到冷靜面對當時的狀況嗎?我可以冷靜,不代表我能處理得更好。當年在月台上等候的我,跟現在的我有什麼不同之處嗎?

總是在移動的過程中遺失了一些訊息或照片,一陣子以後又撿回了一些片段,人生裡的樣子持續重組,直到學會不要羨慕其他人的生活,那一天才開始擁有一點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