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自己是不是真的快樂

10 多年前,我在嘗試當設計助理的時候,我聽著「你不是真正的快樂」,心裡想的是,我什麼時候才可以拿著筆電一直工作?故事告訴我,願望要許對,不是要想著一直拿著筆電工作,而是要想著拿筆電賺到足夠的錢,偶爾拿出筆電來工作就好。

我現在幾乎每天都在看筆電啊,但是,並沒有因此更理解自己的快樂與悲傷,我之前以為,只要把困擾我的問題「解決」了,我可以因此不再悲傷,會自己快樂起來,這十多年來我往「解決」的方向,只把悲傷的那部分學會了,而快樂,我卻沒有因此而學會。

我的第一台蘋果裝置,是照片裡的 iPod touch ,第一代,最常用來聽音樂,以前聽到「含著眼淚飄飄蕩蕩跌跌撞撞地走著」,會「砰」地哭出來,哭了幾年以後,體會了生存是規則不是選擇以後,我疑惑著自己現在在看的生活,在看的重點逐漸轉移到,我一直在嘗試解決我生活中的系統問題,卻沒有辦法快樂,核心是什麼?解決問題難道就是不滿足嗎?還是我誤會了滿足?

這個問題還在路上,但是,某一天我讓播放清單隨機播放,播到這首歌的結尾,我聽到「重新開始活著」,我突然意識到,快樂這堂課,一個學期可能有 144 學分,剩下的 24 學分,分給其他情緒,現在,只剩下斯多葛學派的方法了吧,專注在自己當下能做的事,在可以努力的範圍裡認清自己努力了什麼,還可以做到什麼程度,努力未來 20 年不要在快樂這堂課被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