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沒有讓自己好好生活的能力,卻總是想要找一個關係來拯救自己,你就乾脆一點承認、你只是想把別人一起拖進泥沼,再奢望對方永遠不會對玩具厭倦。」

今天是打開結的一天,吃早餐的時候,被拜託處理一條纏繞在一起的金屬項鍊,耐著性子花了一點時間,解開打結的位置。

陪著吵架了幾天的人,去了大溪,遇見了一直想見的朋友,吃了他招待的食物,聽著他的介紹,一股奇妙的感動從心裡浮現,因為招待留在店裡很長一段時間,等到準備離開前,我突然看到熟悉的臉孔,發現朋友的女友是很久不見的朋友,這世界的距離一旦縮短就成了難以置信的短距離。

以為不會再遇到的人,在一個很意想不到的地方遇到,內心暗自慶幸當年的冒犯沒有真的變成另外一個問題,持續延伸引爆,好像過去很多年都在擔心這類的人際關係炸彈,但時間久了,非常非常多的人都不會再相遇了,只需要安靜地面對著自己就夠了。

離開大溪以前,順手幫喜歡吃豆乾的人買了豆乾,這次沒打算自己吃,打算全部都給他吃。

最難解開的結,是在親自綁上結的前一刻,反覆詢問著自己真的要這樣做的那個自己,如影隨形,從來沒有離開過身後。

一如這些日記,以為寫了就會好過一點,但看來是一點都沒好過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