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館吧檯前留下的故事

咖啡館吧檯前留下的故事

昨天去學校分享如何剪輯影片,教學的內容是我平常工作用的剪輯技巧,只有一個小時,對那些國中生來說,只能幫助他們建立好的影片應該要有的架構,需要注意的有三件事

影片元素
圖片、聲音、文字

在講課的空檔,一邊想著要怎麼讓他們理解剪影片需要的功能,一邊思考著這年代的孩子到底會是什麼樣的學習狀態,

我就聽到一個經典的問題:「老師,你可以告訴我們哪裡有 A 片可以看嗎?」

我第一個反應就是跟在場的學校老師舉手:「老師,有人想看 A 片怎麼辦?」還沒等老師講話我就接下一句:「想看 A 片的人等你們長大以後自己去找來看,我現在上課不提供這個資訊。」

活潑的學生,反應很快,我教的基本一下就會了,還有時間展示他們做的作品。

很需要思考的是,在國中就開始教他們怎麼在網路時代活得很好,我關心的是他們桌上放的書:

他們有四個人在看:「數位公民素養課」

很多大人是不會看這本書的,而在他們的桌上出現了這本書,我想起了幾年前跟某些朋友熱烈討論的數位公民,在台灣會有人關心這類的事務嗎?這幾年在經歷過更劇烈的資訊謬論解釋後,我發現有非常多關心這類議題的人正在各個角落努力著,雖然依舊不會是多數,但至少能夠在某些階段達成對數位資訊的認知與思考。

感謝 Clubhouse 讓我有機會去看到現在的教育現場,非常有趣。

這一切都發生在有咖啡吧檯的綜合高中圖書館教室。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