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身公寓-不敢聽的歌

分手以後,HomePod mini 一直放著我過去半年沒辦法聽的歌,反覆詢問著自己,還有什麼沒處理好的嗎?提早兩個星期告訴對方,好好地告訴對方,自己已經到極限了,也許,搬出去再看看後面要怎麼辦。

「如果搬走了,我們就分手吧。」

深吸一口氣,『好』是我唯一想講的話。

通常我不太會寫文章表達一件事,但我這次到達極限的時間跟狀態出乎我意料之外,以為要一年才會看到盡頭的容忍,出乎意料之外地面臨極限,比發現背叛最愛自己的人還要更加沉痛,當各種反應疲倦的時刻,我困惑著當初我是否有用這種方式對待其他人,同時又困惑著我對一個人的好,為什麼要被許多精神抨擊跟折磨,無法溝通的感受化為吼叫,傷痕與傷痕之間的震動,讓感情走上了盡頭。

但人生總會有股和風徐徐吹進,在午後的樹蔭下,陽光普照的大安森林公園裡,被背叛的他問我,為什麼不説實話?

是啊,為什麼不説實話呢?無論如何都不可能再讓自己被那樣愛著,讓任何人以扭曲自我的姿態,陪著我在關係裡活動著,失去自我。從這個角度來看的自我成長,是我面對了關係裡的不足,跟傷痕累累的目光,無時無刻都在思考著為什麼在意四周的目光,就是現在的自己,無論敲下多少次鍵盤都排除不了那些困惑。用這首歌當成單身公寓的開始,是我想用來為自己的關係互動做紀錄跟找到閱讀自己的切入點,在每段跟自己拉扯的對話裡,看見更多故事;歌詞往往是我生命中用來反思自己生命的重量,跟那些我不想輕易捨棄的記憶,但,疲倦的手再也無法拉著記憶往前走了,以前不想要讓自己在各種忙碌下忘記的記憶,也迎來了遺忘。

既然每個人都有一段故事悔恨著,那就讓自己找到一個方式好好跟關係道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