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自我認同的溫柔

有跟一個人掏心掏肺的對話過,還被溫柔以對嗎?今天的對話裡,我就感受到了溫柔、包容:

09:25 藍鑫
我應該最缺乏身份認同了,對自己身上某個身份的認同

09:29 瑞恆先生

是指你最缺的東西嗎? 這好像沒有人能解決… 不過身分認同是很多文學作品的命題


09:34 藍鑫

歸屬感,所以我才很疏離吧


09:39 瑞恆先生

很久以前 我母親帶著我濁水溪南北 跑來跑去 求神問醫 找我身體到底哪裡出問題 後來 很多人告訴我 哪裡的醫生很厲害肯定能確認我到底是不是粒腺體病變 我只笑一笑 對我來說找出原因已經不重要 畢竟沒有醫生能治療什麼


09:42 藍鑫

我們的共識大概是對人生有過某個階段的全然無能為力


09:42 瑞恆先生

但有些東西是自己能決定的 而那些無能為力只能接受 就算對著世界狂吼 我還是我 對你來說 思考歸屬感 疏離感 對你的意義是什麼?


09:47 藍鑫

我不知道自己是什麼。


09:48 瑞恆先生

不知道自己是什麼 是用什麼定義?


09:52 藍鑫

不確定用什麼定義才合適
對出生地沒認同
工作沒認同
社交也很難有認同
感情更難
信仰也沒有
(通常到這裡一般人都會放棄討論了)

09:54 瑞恆先生

你確定你否定的是這些東西 還是否定你自己?你覺得找到認同的意義是什麼?


09:57 藍鑫

我不確定否定的是哪一個,找到認同可以讓我更清楚為什麼要做現在要做的事,啊,我連自己是不是遊戲玩家都無法認同了。


09:58 瑞恆先生

你覺得這世界所有人都找得到意義嗎?你不覺得有些答案是理性無法解決的問題嗎?


10:00 藍鑫
我認為每個人都有他認同的一個狀態,那個狀態往往跟意義有關,沒有意義也是意義的一部分,我在2011年的時候就很確定理性無法解決所有問題,甚至是我自己的生命議題。


10:01 瑞恆先生
你確定那是認同? 或者只是單純一個沒有任何主客觀定義的狀態?那要怎麼在拒絕感性的情況下,找到答案?

10:03 藍鑫

應該是沒有主客觀定義的狀態,我無法認同自己待在這個狀態裡,所以我才亟力想要找到某個身分認同來讓自己安頓身心。我不能拒絕感性,所以我一直在困惑感動的定義到底是什麼。


10:07 瑞恆先生

想哭就哭 想笑就笑 把你後設的慣性思維先放一邊 離開工作 就好好把思維塞回身體裡


10:09 藍鑫

更精確地看待自己的狀態,我之前應該是沒有生活圈的支持。


10:09 瑞恆先生

所以還有人有辦法跟你聊到現在 有沒有覺得比較寬慰一點 XD

10:10 藍鑫

有啊,但這麼多年來,我還真的很少有機會跟一個人有深度對話。

10:19 瑞恆先生

在這方面我真的是渣男性格 通常不會拒絕需要說話的人

10:20 藍鑫

呵呵,但要談到夠深入也要看對象吧,看看我們的鄉愁╮(╯▽╰)╭

10:20 瑞恆先生

那是對方決定的事情,認真說起來,我也比較像是在陪你自我對話,應該沒到對談,因為我雖然問的問題有些個人經驗在,但過程和論點都是屬於你的東西。

其實我認真覺得(起手式完成,要丟自己的想法了 XD),如果無法認同過去,無法認同現在周圍的一切,那至少認同自己掙扎的過程吧。


問你喔,你是不是不喜歡陳思宏?


10:33 藍鑫

我沒有不喜歡欸,怎麼了嗎?


10:35 瑞恆先生

要讀讀他的散文集嗎? 他有一本散文集都在談身體與經驗的認同


10:35 藍鑫

喔?好啊

12:30 瑞恆先生

每個人都會拿著自己的鑰匙 去開所有的門


12:30 藍鑫

啊!就是這個!我在嘗試著把自己的門,放進其他人的鑰匙。


12:31 瑞恆先生

然後會發現有得人放不進來 有得人放進來了 但長短有差別 怎麼講起來怪怪的


12:32 藍鑫

沒關係你繼續XD


12:39 瑞恆先生

因為門打開了 卻發現後面是一道水泥牆嗎? 沒事啦 雨下著下著 牆也會腐朽

我很少確定對話打開了我心裡的那一道門,直到我跟瑞恆先生開始了今天的對話之後,我很確定在這麼多年來,能陪我聊到相對深入的人真的不多。

「一個人的寶藏有可能是另外一個人的垃圾,反之亦然」

一句聽起來似乎再簡單不過的常理,在今天的語境之下,成了一股莫名其妙的支撐,如果不是走到了絕望的地方,我想我也不會讓自己走進下一個新的狀態裡,敞開心胸地對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