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助的定義

  • 當你看到對方在許多層面上需要幫助的時候,自己是不是站在高姿態的角度?
  • 當今天認知邊界不足的時候,對方跟你關心的議題不盡相同,嘗試協助對方打開認知邊界,算不算是只為了自己內在虛榮的理解過程?
  • 這樣的行為會不會是一種傲慢?
  • 來進行我最喜歡的自問自答, 繼續閱讀

    反轉我印象的 Jim 跟美麗本人

    今天看到兩隻影片,都是我很喜歡的 YouTuber 拍出來新的作品,我從他們在處理情節的歷程上,發現他們影片裡面增加了新的嘗試,增加了他們整體的觀看樂趣。

    Jim,影片我先放一下

    我喜歡這支影片後面他講笑話的演化,之前的他還會把情緒跟觀念衝突的地方稍作修飾,這次用白話一點的說法,就是不演了,在台上直接把段子的感受開到更強勢呈現感受,在現場的我肯定會笑個不停,因為實在太奇妙了XD,一派正經地講幹話。

    喔對了助理離職也是一樣一本正經講幹話的喬瑟膚(我不想選字了輸入法幫他改名,其他字都很正常就只有他的名字XD),今天雖然也上片但沒有到我很想多講,沒有反轉。

    再來是週日晚上 10 點一定要看一下有沒有更新的美麗本人,今天沒有發預告,我以為沒有影片,正準備躺下去睡覺的時候,立刻爬起來看,然後發現了很有趣的橋段,我看到 5 分鐘之後,我覺得這個腳本寫得有夠自然,如果真的不是腳本,那就是美麗本人有夠荒謬,套一句他常講的,這樣太靠背了啦!但他有把整個躲來躲去的情境喬得恰到好處,全部同事一起加入的感覺,很像之前上班不要看整同事的感覺,呱吉還一直被問為什麼不請喝春酒。

    說到這個,小天使(就是老闆啦)跟呱吉比起來我覺得比較討喜,在螢幕上的形象也比較讓人有共鳴,至少我會特地跑去追蹤他,好奇他平常的生活樣貌。

    影片放下面

    這週開始把會放動態的內容,全部拿來變成我自己寫在網站上的素材,回到無名小站的年代啦!

    以上,我要來去準備明天寫提案的內容了,最重要的工作是,好好睡覺,晚安。

    在這個月結束前一刻

    以前很喜歡在一天即將結束前用很多的力氣硬是要擠出一些話,剛剛把那些力氣用在開了第 #206 的房間,本來以為有可能要等某個人來拜訪,但看起來好像也不用了
    空出來的時間,過往有過的失落情緒也不復存在,換成大量思考現在狀態的想法,代償那些過往情緒的施力。

    無論如何都把各種觀點帶在自己的文字裡,還是畏懼著某些說出真話的疲憊,那就回到當年。

    關於社交留下的各種後遺症

    灑滿陽光

    想不起來是怎麼遺失那些寫下文字的勇氣,10幾年前開始就在躲躲藏藏,深怕說錯話或是不小心說了什麼變成揮之不去追著你跑的夢魘,但過去三天我突然看到了過去的自己,透過跟某個朋友的互動,久違的那一刻突然被凸顯了。

    從週五開始就遇到一個很瞎的人,在很臨時的情況下,拜託讓他帶另外一個朋友到我家,基於我認為這兩個人應該都不會太誇張, 帶著他們回到我家,踏進家門以後才是災難的開始。

    一進門,沒有看我鞋子怎麼放直接丟在我放乾淨東西的地方,然後沒有問我東西要放哪,丟著,轉身直接躺在我枕頭上就睡了,我後來怎麼搖怎麼叫都不理我。

    半夜佔了一半的床位,隔天早上起床包包一抓就要離開,後來經過溝通願意留下來吃早餐,

    去洗澡沒有衣服跟我借衣服,洗完澡以後給我一個評論:

    我覺得你像生活白癡,你怎麼會沒有潤髮乳。

    最後在沒有好好說再見的情況下,直接離開我家。

    —–

    我實在很懶得多增加敘述了,但我想針對這件事的各種過程給我自己的一點看法,你到別人家直接睡死,隔天早上起來連句抱歉都沒有,欠缺禮貌跟尊重。
    而且為什麼會直接問都不問就躺下去?沒有聽過有人覺得這樣可以,我自己是絕對不會這樣做的。
    再加上起床以後的無理,目前這個人已經被我告訴其他當天知道住在我家的人,同步過濾掉之後的活動。

    另外一位在現場的朋友一直跟我說叫我不要放在心上,但我持續思考這個人,我越能想到我自己對很多社交畏懼跟社交熱切期待的起點,其實都是源自於我對自己被重視的渴望。

    我自己要面對社會的過程中,都會有很多期待被關注跟期待被重視的事,小時候沒有滿足的,長大會一直在努力補足我遺失的美好,而在這次的事件發生之後,讓我回到青春時期的無畏無懼,
    無論有什麼要評價的都不必留給我,我很確定我做得過程做到的跟沒做到的,真的忽略的再麻煩你告訴我。

    里民活動中心第 132 次活動

    分享最能抒發今日心情的歌詞或一段文字

    當兩個天體路徑交叉時,可以永遠改變彼此的軌跡

    片刻即是永恆

    風的嘆息

    想你的壞 要你的好
    想你的淚 要你的笑
    想你的溫柔 要你的擁抱
    要你的沈默 想與你共老
    想你愛著我時 眼裡的柔光
    想我被騙時依然 戀戀的瘋狂

    如果 如果 如果 你不能愛我
    就請原諒我的寂寞
    如果我還繼續愛你
    也請原諒我的憂鬱
    如果 如果 如果 我還能愛你
    而我的憂鬱卻打擾了你
    就當它是 就當它是 就當它是風的嘆息

    愛你的沈默 痛你的孤獨
    痛你的防備 愛你的疲憊
    愛你的狂野 痛你的純潔
    痛你的揮霍 愛你的誘惑
    想你愛著我時 一點一點的渴望
    怨你不告而別 要去哪裡流浪

    各自安好

    既然各自安好 又何必掛念
    誰想再為誰糾結 也沒法糾結

    世上食物那麽多
    我有手
    别餵我
    好玩不止我一個
    只剩我

    問情

    愛到不能愛 聚到終須散
    繁華過後成一夢啊

    多少

    用多少天
    用多少年的跌跌撞撞才找到終點

    蔣勳
    寂寞會發慌 孤獨是飽滿的

    最好的快要發生

    生命總有些人在你的心中挖出個窟窿
    以後還會遇見另一個人還給你笑容

    有沒有一首歌會讓你想起我

    我們都活在這個城市裡面
    卻為何沒有再見面 卻只和陌生人擦肩

    填空

    曾經倔強是對的
    偶爾脆弱也練習
    直到眼看遭遇捉弄
    很莫名 對自己懷疑

    沒有什麼事情是一塊蛋糕解決不了的,如果有,就吃兩塊疍宅的蛋糕

    我可以被這個世界淘汰,但不可以被世界擊敗

    看著這世代 變得更 加壞
    我願期待更壞的境 界

    Honey Honey

    Honey Honey 要對你說聲對不起 我總是沒時間陪你
    Honey Honey 你是否想親親蜜蜜 還是喜歡這段距離

    雖然留點空間不見面 反而能夠拉近彼此的心
    當我需要擁抱的時候 我總希望你在這裡

    傻子

    等愛的人很多
    不預設你會在乎我

    我就在等早餐等不到有人送我

    晚安 閉上眼腦海中都是明天你幫我買早餐的畫面

    演員

    簡單點
    說話的方式簡單點

    感情沒有對錯 但是總有人會傷心

    Silence

    可不可以讓我擁有
    一點沈默
    可不可以讓我擁有
    一點寂寞

    拜託了夜晚 請不要迎來破曉 我他媽好睏

    無語花

    那天,他在 KTV 裡面,收到了他的熱烈擁吻,耳裡傳來的是純粹的伴奏,所有的互動都是隱晦而無法明說,許多年來,他以為無法開始的,從這一刻又再次開始。
    還能持續多久呢?就算他都聽著陳綺貞,也不能改變隔在彼此之間的那道牆,奮力躍起跳過牆的邊界,在墜落前,他們相擁著飛翔,所有的快樂藏在終將塵封的位置。

    子夜開始,不知道有多少時間可以往下走,在跨過凌晨的等待裡,看見彼此漫步在人煙稀少的忠孝東路,我們疑惑著明天是否能有光芒;
    晴天只能等待,如同北埔柿子的醞釀,凝結所有難以留下的時間中,為數不多的快樂。

    過去的他怯於用文字留下任何情感的軌跡,當撰寫的那一刻開始,終究証明愛情的消逝,這次他再也無法失去更多,畢竟這段愛情從起點就已經是無法證實的痕跡,只求不要抹滅彼此的存在。「你喜歡我嗎?」帶著發光眼神的問題,他不知道他到底該怎麼回應才是比較合適的,情緒的劇烈變動也在各種理智控制下沒有第一時間顯露,直到喝下酒,脫口而出許多實話以後,他才意識到自己的喜歡,巨大到無法忽視。

    他慶幸有兩次,店裡只有彼此的對話,偶然的同色口罩、喜歡的事、對很多觀點都在同一個角度裡,串接起許多久遠的期待,就算彼此終究是生命裡的煙火,也願意不顧一切追逐,成為那位匿名的朋友。

    Clubhouse 的深度社交方法測試結果

    Clubhouse 的深度社交方法測試結果

    掛在上面總時數超過 100 個小時以後,我得到了「里長」的稱號,是我最奇妙的角色設定。除了里長的角色設定以外,我透過這個 APP 嘗試了幾個過去想做一直都沒辦法做的事:

    ● 聲音社交的擴散程度可以到什麼範圍?
    ● 如何把聚會放在網路上還會回到實體生活?


    由這兩點開始,我在 Clubhouse 上面規劃了幾個測試的重點: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