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解決眼前的問題

接受,我接受了現在人生裡面所有的一切狀態了,大概是只剩下 8 度吧,

耳機裡的「龍拳」副歌還是一樣左右聲道個別發聲,但耳機從有限變成了無線,蘋果從電腦一路做出了手機,還有無線耳機。

不確定為什麼需要喜歡自己,而需要更花力氣讓自己的生活維持在一個穩定狀態,只為了讓事務持續前進。

突然就又回到了失去平穩狀態的自己,而且是無法被控制的混亂與無法安定的狀態,直到我聽到了一句話:

「沒有什麼事都一定要給自己一個框框吧?」

本來還想要告訴對方自己其實沒有框框會不知道該怎麼對話跟生活,但突然就覺得,好像那樣,也還不賴?要嘗試用各種不帶框架的方式重新認識自己,其實是拉掉內心的恐懼。

用框架處理恐懼是不分年齡的合理行為,但要怎麼讓人覺得自在又舒服停止使用自己的框架?可能是用一道清脆的碎裂聲吧?

我一直都相信跟嘗試在各種讓自己受傷的狀態裡找到答案,而我一直用力推進自己的生活到一個看起來要非常非常努力的狀態,無論我有沒有辦法換回我想要的生活,我都一直用力過著我認為應該要過的生活,昨天被問為什麼都要那麼用力呢?為什麼一定要有一個應該的樣子呢?自己很清楚知道自己可以控制,但我卻不願意放下這個狀態,讓自己可以更好地放鬆生活,很怕再也沒有辦法讓自己變得更合適了,要符合什麼樣子呢?好像也沒有一定得要符合什麼樣子才是一個合適的樣貌?

這幾年的自己,想辦法把自己擺在一個相對彈性的生活方式裡,追逐的不再是職業上努力達成的成就,而是我從來沒看過的生活狀態,自在的狀態是什麼?如何在更放鬆的方式跟其他人應對?如何讓其他人跟我一起生活時可以更開心?我心中沒有答案,但我正在嘗試。

10年前測試過的方式,到現在依然管用,我不是一個會有人關心我社群會不會更新的人,也不會收到有人主動問候我好不好的人,簡單地説沒有特定事務不會來找我(笑),大抵是因為我看起來就是個很功利導向的人吧,即便我根本不是這樣子,但也沒必要解釋了,解不解釋都還是一樣的,那就不必花力氣了XD

反而因為這樣,我能夠很清楚地活在當下跟這一秒,過去為了解決我認為必須要解決的事務,我把全部的心力都在嘗試拆解四周的人如何看待我跟我所做的事,有很好的朋友問過我「不解釋會怎麼樣嗎?」身為一個會深刻記住在意的人如何跟我互動的人,以前會很用力解釋我自己是一個怎麼樣的人,但現在,解釋與否,就像在水南洞的山和海,無論你怎麼描述它,無論有沒有黃金從這裡被運出去,山和海都一樣在時間裡持續流動,成為我們眼中看不見的星塵,落入宇宙的重力之中,或許會成為某個角落裡的許願對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