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座島上

「如果他離開了這個世界,你會不會後悔?」

「不會。我沒有辦法挽救我做不到的事,在我有限的能力範圍裡,我已經做了我能做的事。」

時間是一片巨大的海洋,隨著生活改變各種洋流,每種事件、言論和相處,都是生命中的風暴,有人能夠承受巨大的風暴,有人無法承受,因為,那座島上,沒有人知道誰會在。

萬種情懷無法抵擋任何孤單,所有的孤單都是平行時空,只能嘗試理解;數年前不能接受的說法,在風浪帶走島上的苦難之後,找到了可以接受的路徑,理解了他人口中的對話,不再過度期待拯救之後,才能好好往前走,每個人想要的答案都不盡相同,只能在有限的範圍裡,嘗試了解對方和自己之間的差異,再嘗試不因為差異誤解彼此的說法。

這件事,叫做成熟。

這幾年一直在找一個能夠不傷害其他人,同時卻又能好好描述一件事的撰寫方法,四年多的路途上,沒有找到可以不會傷害到人的文字,只有找到源源不絕的互相理解,生而為人,許多常態不是因為不去改變而讓常態形成,盡力以後的極限,以前從來沒有意識到這麼靠近自己。

看過不隨性的生活,每一步都在思考如何能夠達到恰好的平衡,以前會對這種事評論為不切實際,後來才看到,這種不隨性,每個決定背後的細緻思考,造就了關係之間的互相照顧與體貼體諒,這也是能夠讓更多人走進島上的方法。

過去的孤獨是沒有學過怎麼走到水邊搭橋,十幾年過去了,好不容易學會怎麼搭橋,卻不知道怎麼走出橋外了,找到在時間海中,島嶼相對位置的地圖,用地圖上的溫柔,把彼此的對話橋樑搭起來,剩下的結果,也只能交給時間決定。

「我不會後悔的原因,是因為我盡力把橋樑搭起來了,這是我能做到的最好。」

總會有人需要對話,橋就在這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