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假面飯店2的一些思考

立場截然不同的人,在什麼時刻產生了理解?

一直以來,很希望自己愛過的人能夠理解自己在想的點點滴滴,但到了現在,我只剩下自己的時刻,我反而並不想要對方都能理解我想要的是什麼。

理解跟那些在臉上的面具一樣,有時候得隱藏起真相,好好保護它,

再過 20 年,打開這些檔案一看,我會看見原來這就是我自己的樣貌,可能我所求的也就是這樣便已足夠。

人,是不可能永遠在一起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