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記的困難之處不在於寫

困難的是你要把每一天都撥開來,找到你覺得有值得寫下來的那一些感想、事件、或是問題、答案。

持續解決類似的問題,但核心引發問題的起源困境,暫時有個段落,近期開始培養自己對於文字的精細,詳細要求每次對話時的文字,必須隔絕任何可能引爆對方情緒的詞彙。

目前就是用極為簡短的文字,去記述無關緊要的流水帳,重新恢復那些對文字跟對話的敏銳程度,這樣的自言自語不需要持續反覆確認聽不聽得懂、看不看得懂,

不當那個被盯著看的人,給自己一個放得自在的狀態,好好睡一覺,讓每一天有不一樣的收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