凍結時間

相信愛一天抵過永遠,在這一剎那凍結了時間。 -江南,林俊傑

再細細回想,會搞錯自己身上問題的切入點,是因為當下非常想要證明自己,我就像是一台迪爵 125 硬要騎上高速公路,大多數人都把網路當成一種技能來使用,至少在我剛接觸的時候,大多都是相關從業者,或是他們的工作裡,需要善用新工具,才開始大量使用網路,我就是一個因為興趣而開始使用網路的,一般人。

我用盡全力的速度只是別人開始踩油門的起點,當那些我嚮往的狀態全力以赴,無法趕上啊。

因此才值得重新細看我自己在什麼樣的狀態誤判了我的需要,把別人人生當成一場華麗的冒險,這件事是合適的嗎?近期也因為新的體會跟收穫,我同步思考起一個問題:「當一個人因為任何原因,閉上眼睛停止生命跡象以後,以這個人的角度來看,他是不是停止了所有的損失與獲得?」

邏輯上是順暢的,因為生命時間凍結了,所以在不會有後續的情況之下,這個人確實不會再有任何的損失,也不會有任何的獲得;這個停止會在某個人的人際關係系統裡,造成一道無可抹滅的傷痕

「從規避損失的角度,以數據計算,立刻死亡,可以減少一個人資產損失的最大風險,對嗎?」跟「當一個人因為任何原因,閉上眼睛停止生命跡象以後,以這個人的角度來看,他是不是停止了所有的損失與獲得?」,對其他人來看,兩個問題是一樣的嗎?對我來看是一樣的討論重點,回到我自己是否可以面對這些問題的狀態。

但無論是用什麼方式尋找我自己身上的答案,都必須回到我如何面對探索真實自我的過程,不探索可不可以過日子?可以,認真探索可不可以過日子?可以。因此探索只在於我如何更認識自己,跟我的人生有沒有前進無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