閃爍的日光燈

只要在廁所裡面,我就可以感覺到門外的氣溫明顯下降了幾度,那不是體感問度的差異,是一關上廁所的門,某個連通其他世界的裝置,彷彿就因為我坐在馬桶上自動啟動,氣溫會因此隨之下降,偶爾我還會看見房間的日光燈閃爍,第一次看見閃爍的瞬間,我打開門,房間跟我進去廁所前沒有差別。

當我再關上門,日光燈也沒有再出現閃爍,上完廁所之後,抓了梯子檢查燈泡,燈泡也沒有奇怪的狀況,燈管還沒黑,一切都是過去幾週的日常軌跡,住進來以後的空氣,獨來獨往的呼吸節奏,看不見其他人。

想留下什麼,就需要隨時準備好工具,那天晚上以後,我每次走進廁所,都會帶著我的手機,我很想知道是什麼讓房間出現閃爍,坐下馬桶數十次,窗外卻連一次閃燈都沒發生,有一個週六早上,我還特地把日光燈打開,拿起我的手機連拍 100 多張照片,閃光跟著螢幕一起閃動,廁所塑膠門板的光芒,猶如太陽一般照射著我心中的困惑。

突然,一個問題閃過腦裡:該不會燈沒閃,是因為我的房間不夠冷吧?忘記每次都會感覺到氣溫降低,擦完屁股以後,開始讓房間的溫度固定比廁所低個兩三度,但再去上廁所一個月,什麼都沒有發生。

為了閃光,我忙了三個月,日常生活一樣過,身邊的朋友沒有一個人知道我正在追逐著莫名其妙的日光燈,直到某一天去白胖咖啡館買咖啡,白胖一臉疑惑地看著我,「你是不是最近都沒有睡好?」我才淡淡地告訴白胖這段閃光的故事,白胖聽完以後沒説話,一臉疑惑地走回去吧台開始沖下一杯咖啡,突然,他拿著熱水壺走向我,「我知道了,一定是因為,你忘記在廁所上做一樣的事情了,一定要跟第一次做完全一模一樣的事,才會讓閃光重新出現在你房間。

三個月前我為什麼會發現那一瞬間的閃光?我因為吃太辣在廁所裡待了很長一段時間,難道,要繼續吃辣嗎?還好這幾天寒流來,為了能讓我重新看見那道閃爍的光芒,我決定用盡我容忍吃辣的力量,讓光芒再現在這塊小房間的日光燈上。

當那些我無法分辨的辣度一口一口進入我的嘴,我懷疑那些閃爍的光芒,為什麼值得我用力追逐,困惑生命的意義,難道只剩下日光燈閃爍的光芒了嗎?直到我開始肚子翻滾,我立刻把還在充電的手機抓在手上,立刻衝進廁所,剛脫下褲子,坐上馬桶,手機上立刻跳出來一則訊息:

「不好意思,因為之前外面變電箱在整修,請問房間裡面有電器壞掉嗎?」

7 天,我吃了 7 天的麻辣鍋,我跟 1 坪的朋友群聊了這件事,他們一如往常地告訴我:「沒事啦,你要相信,相信我們會像童話故事裡,幸福和快樂是孑孓。」

從小到大,我很少為了一個小小的瞬間,願意花上近乎永遠的追逐,為了那道能夠重新出現的光芒死命穿梭,是不是生命總是有著如此荒謬的追逐呢?抑或是自己總是在某些搞不清楚目的的步驟裡,我追逐著那些終將如同繁花落盡的璀璨?

我現在只知道自己屁股好痛,房東為什麼不早一個星期問我(((o(*゚▽゚*)o)))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