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現前女友結婚生小孩變成媽媽

我的第一個反應是驚喜。


違反我的第一直覺,畢竟他開了粉絲頁、數萬人追蹤、寫了網站出了書,描述了愛情的傷害與成長,而那是我開始的起點,我一向避談他,但我想我認為是時候了。

當前女友因為你跟他分手以後變成了網紅,找到了更好的生活,自己變成了倒數第二個男朋友,同時還有一堆人繼續在説「當初會跟你分手的人真的很沒眼光」,如果是你,會怎麼做呢?

我自己當時是絕對逃避的,能閃就閃能躲就躲,但我始終在想一件當初他跟我抱怨的事情:「你為什麼都不想寫到我?」因為我有一個執念,就是只要我寫在文字上的那個人,通常都會離我的生活非常遙遠,屢試不爽;這種偏見是一種錯誤偏見,但人嘛,誰沒有偏見,我只要自己不要拿這個偏見去傷害那些沒跟我連絡的人就好,直到打字的此刻我還在想,這樣我不會打擾到對方家庭嗎?我認真想了很長,一個小時後,我認為不會,其一是事隔非常多年,我絕口不提任何關於他的個人特徵,以至於,我忘得差不多了,極少數知情的人,我想他們也沒興趣拿這件事出來討論。

那就讓我們來聊聊,那充滿母愛光輝的事情吧。

我是在整理舊信件的時候,發現某個我跟前女友在社群網站上互動時,留下的紀錄信件,點連結發現沒有失效,滑到前女友的帳號,上面多了四個字:育有一女。我看到之後露出一抹驚訝的笑容,然後,那一刻,我真的覺得很怪,為什麼會是開心的情緒呢?當時隱忍不發的情緒都去哪裡了呢?巧合的是,今天早上我聽到「中島美嘉 – 僕が死のうと思ったのは / THE FIRST TAKE」,這首歌的歌詞吸引到我,在 2013 年的時候,我並沒有注意到這首歌,直到 2021 。

我人生一向過得很辛苦,是當下無法發現的美好,都在回頭以後綻放光芒,而當下我期待的結果,都不能夠是我當下做出最好的決定,害怕生命失去很多關係的我,畏懼於説出事實,於是把整個關係弄僵,無法再次改變什麼了。

這些背景就是讓驚喜感出現的原因,那個離開我的人,在世界上的另外一個地方,得到了不一樣的人生,跟我截然不同的人生,無法承擔自己生命中養育小孩壓力的自己,看見曾經那麼親密的人,擁有了與眾不同的生活,在相遇的那一刻,在 KTV 裡的那首歌,那句「我恨你,你什麼都不懂」的對白,每次看每次都流下眼淚,我真的很慶幸自己沒有在他與我反覆來回的對話中,成為那個懂得珍惜他的人,高雄聽見的星空,是我跟他最後留下的一片漆黑,讓彼此生命畫過最後一道光亮,成為彼此愛情歷程裡最亮的流星。

感謝生命歷程的安排,輾轉得知了對方生小孩,愛過最好的選擇,是沉默,而在人海裡漂流的我,無法再次理解原諒是否存在,許多愛情專家也都提醒著我,重要的不是對方有沒有原諒你,而是你在這段關係裡面,能不能在這歷程中,真的學習到自己要學習的課題,與真誠面對當時的傷痛與失敗。

2011的那年生日,五月天發了諾亞方舟,2021的我,看著再也不會我牽起的雙手,抱緊了屬於他的幸福與孩子,用新的幸福把遺憾包著,順利朝著未來前進了。

用蔡智恆寫的「愛爾蘭咖啡」當成結尾吧:


「已經是最後一杯愛爾蘭咖啡了,為什麼我這麼粗心呢?」
她的眼淚突然汨汨地湧出,從綠色的愛爾蘭草原,滴落到愛爾蘭咖啡杯內。
然後用右手食指,醮著眼淚,在愛爾蘭咖啡杯口,畫圈。
一圈又一圈。
畫到第五圈時,她抬起頭,淚眼婆娑地說:
「Farewell。」
『Farewell。』我也跟著說。
我們沒說Goodby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