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係互動的死亡宣告

「因為你的問法,讓我的感覺消失了。」
「這對我來説是很嚴重的指控。」
「因為你沒有辦法做到我的要求,所以我沒有辦法給你,你想要的身體接觸。」
「你沒有辦法做到讓我的家人安心,所以我沒有辦法跟你很安心地結婚。」

每次聽到這類的話,我都會想起拿著資料的醫生,對著其他在場的人宣告死亡的畫面。

而我只能再次檢驗這些事發生的原因,過往的我收到回覆以後,就讓那些回覆成為一個事實,再把當下我眼中看到最顯而易見的自身缺點,跟這件事連結在一起,畢竟這才是個簡化到能夠讓我自己處理我自己情緒的方式。

我這個月在宣告裡面發現了截然不同的體會,在人生決定要用什麼方式前進的時刻,我可能就誤判過我的問題,這 20 年來可能都沒有被討論過的一點。

有可能我一直以來理解自己的方式根本解錯題目了,我預期去大量跟人互動,在互動之後,可以找到理解自己與環境的方法,進而可以解決我在各種關係裡面的疏離感,這是我一直以來主張的解決方案,但這題在現在來看,解決的範圍是去界定我跟世界之間的關係,但我無法用這個方法理解自己。

無法理解自己就無法讓自己在面對各種關係的過程裡,找到平靜,在更躁動的情緒裡,我的對話只會帶著尖銳,我只會反覆地得到各種關係的死亡宣告,而其他人可能還會對我的提問感到困惑。

如果不是昨天的對話,我可能不會發現我對自己的認知偏誤,昨天的對話情境還蠻有趣的,我先是發現了自己在相同對話結果中,以前會有的情緒,因為對話對象不同卻沒有出現情緒,我原本以為只是一個偶然,直到晚上回到自己一個人居住的空間裡,我重新再想了一整天的對話,我突然想到了上面我對自己的命題錯誤。

當然這不是一天之內累積下來的體驗跟思考,更關鍵地是忘記幾天前跟另一位朋友的對話,我淡淡地脱口而出我自己是不喜歡自己的。

不喜歡自己,跟不能認同自己一樣嗎?應該是吧,雖然在哲學裡有很多的不同論述,但回到我自己如何看待我自己,就是我無法認同自己的存在才沒有辦法喜歡自己,因此在我昨天的對話裡面,當我提出我的情緒核彈會有什麼影響,對方説了一段話:「那個點雖然很可怕,但是,也只是某一個面向的你而已呀。」

我很明確地感覺到我如此不合時宜,一如即將來臨的春日,我的世界圍繞著各種雪景,床頭邊的冬泳,似乎是種隱喻?

只看著自己,是因為被長時間忽略而無法將關注的焦點轉移離開自己身上嗎?

在反覆的問答後,我能夠得到關於親密關係的解答嗎?

還有好多問題我沒有答案,好有好多思考我沒有辦法敲下鍵盤。

在各種意義上,我都搞砸了,搞砸了自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