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個月結束前一刻

以前很喜歡在一天即將結束前用很多的力氣硬是要擠出一些話,剛剛把那些力氣用在開了第 #206 的房間,本來以為有可能要等某個人來拜訪,但看起來好像也不用了
空出來的時間,過往有過的失落情緒也不復存在,換成大量思考現在狀態的想法,代償那些過往情緒的施力。

無論如何都把各種觀點帶在自己的文字裡,還是畏懼著某些說出真話的疲憊,那就回到當年。

關於社交留下的各種後遺症

灑滿陽光

想不起來是怎麼遺失那些寫下文字的勇氣,10幾年前開始就在躲躲藏藏,深怕說錯話或是不小心說了什麼變成揮之不去追著你跑的夢魘,但過去三天我突然看到了過去的自己,透過跟某個朋友的互動,久違的那一刻突然被凸顯了。

從週五開始就遇到一個很瞎的人,在很臨時的情況下,拜託讓他帶另外一個朋友到我家,基於我認為這兩個人應該都不會太誇張, 帶著他們回到我家,踏進家門以後才是災難的開始。

一進門,沒有看我鞋子怎麼放直接丟在我放乾淨東西的地方,然後沒有問我東西要放哪,丟著,轉身直接躺在我枕頭上就睡了,我後來怎麼搖怎麼叫都不理我。

半夜佔了一半的床位,隔天早上起床包包一抓就要離開,後來經過溝通願意留下來吃早餐,

去洗澡沒有衣服跟我借衣服,洗完澡以後給我一個評論:

我覺得你像生活白癡,你怎麼會沒有潤髮乳。

最後在沒有好好說再見的情況下,直接離開我家。

—–

我實在很懶得多增加敘述了,但我想針對這件事的各種過程給我自己的一點看法,你到別人家直接睡死,隔天早上起來連句抱歉都沒有,欠缺禮貌跟尊重。
而且為什麼會直接問都不問就躺下去?沒有聽過有人覺得這樣可以,我自己是絕對不會這樣做的。
再加上起床以後的無理,目前這個人已經被我告訴其他當天知道住在我家的人,同步過濾掉之後的活動。

另外一位在現場的朋友一直跟我說叫我不要放在心上,但我持續思考這個人,我越能想到我自己對很多社交畏懼跟社交熱切期待的起點,其實都是源自於我對自己被重視的渴望。

我自己要面對社會的過程中,都會有很多期待被關注跟期待被重視的事,小時候沒有滿足的,長大會一直在努力補足我遺失的美好,而在這次的事件發生之後,讓我回到青春時期的無畏無懼,
無論有什麼要評價的都不必留給我,我很確定我做得過程做到的跟沒做到的,真的忽略的再麻煩你告訴我。

那座島上

「如果他離開了這個世界,你會不會後悔?」

「不會。我沒有辦法挽救我做不到的事,在我有限的能力範圍裡,我已經做了我能做的事。」

時間是一片巨大的海洋,隨著生活改變各種洋流,每種事件、言論和相處,都是生命中的風暴,有人能夠承受巨大的風暴,有人無法承受,因為,那座島上,沒有人知道誰會在。

萬種情懷無法抵擋任何孤單,所有的孤單都是平行時空,只能嘗試理解;數年前不能接受的說法,在風浪帶走島上的苦難之後,找到了可以接受的路徑,理解了他人口中的對話,不再過度期待拯救之後,才能好好往前走,每個人想要的答案都不盡相同,只能在有限的範圍裡,嘗試了解對方和自己之間的差異,再嘗試不因為差異誤解彼此的說法。

這件事,叫做成熟。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