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個月結束前一刻

以前很喜歡在一天即將結束前用很多的力氣硬是要擠出一些話,剛剛把那些力氣用在開了第 #206 的房間,本來以為有可能要等某個人來拜訪,但看起來好像也不用了
空出來的時間,過往有過的失落情緒也不復存在,換成大量思考現在狀態的想法,代償那些過往情緒的施力。

無論如何都把各種觀點帶在自己的文字裡,還是畏懼著某些說出真話的疲憊,那就回到當年。

關於社交留下的各種後遺症

灑滿陽光

想不起來是怎麼遺失那些寫下文字的勇氣,10幾年前開始就在躲躲藏藏,深怕說錯話或是不小心說了什麼變成揮之不去追著你跑的夢魘,但過去三天我突然看到了過去的自己,透過跟某個朋友的互動,久違的那一刻突然被凸顯了。

從週五開始就遇到一個很瞎的人,在很臨時的情況下,拜託讓他帶另外一個朋友到我家,基於我認為這兩個人應該都不會太誇張, 帶著他們回到我家,踏進家門以後才是災難的開始。

一進門,沒有看我鞋子怎麼放直接丟在我放乾淨東西的地方,然後沒有問我東西要放哪,丟著,轉身直接躺在我枕頭上就睡了,我後來怎麼搖怎麼叫都不理我。

半夜佔了一半的床位,隔天早上起床包包一抓就要離開,後來經過溝通願意留下來吃早餐,

去洗澡沒有衣服跟我借衣服,洗完澡以後給我一個評論:

我覺得你像生活白癡,你怎麼會沒有潤髮乳。

最後在沒有好好說再見的情況下,直接離開我家。

—–

我實在很懶得多增加敘述了,但我想針對這件事的各種過程給我自己的一點看法,你到別人家直接睡死,隔天早上起來連句抱歉都沒有,欠缺禮貌跟尊重。
而且為什麼會直接問都不問就躺下去?沒有聽過有人覺得這樣可以,我自己是絕對不會這樣做的。
再加上起床以後的無理,目前這個人已經被我告訴其他當天知道住在我家的人,同步過濾掉之後的活動。

另外一位在現場的朋友一直跟我說叫我不要放在心上,但我持續思考這個人,我越能想到我自己對很多社交畏懼跟社交熱切期待的起點,其實都是源自於我對自己被重視的渴望。

我自己要面對社會的過程中,都會有很多期待被關注跟期待被重視的事,小時候沒有滿足的,長大會一直在努力補足我遺失的美好,而在這次的事件發生之後,讓我回到青春時期的無畏無懼,
無論有什麼要評價的都不必留給我,我很確定我做得過程做到的跟沒做到的,真的忽略的再麻煩你告訴我。

里民活動中心第 132 次活動

分享最能抒發今日心情的歌詞或一段文字

當兩個天體路徑交叉時,可以永遠改變彼此的軌跡

片刻即是永恆

風的嘆息

想你的壞 要你的好
想你的淚 要你的笑
想你的溫柔 要你的擁抱
要你的沈默 想與你共老
想你愛著我時 眼裡的柔光
想我被騙時依然 戀戀的瘋狂

如果 如果 如果 你不能愛我
就請原諒我的寂寞
如果我還繼續愛你
也請原諒我的憂鬱
如果 如果 如果 我還能愛你
而我的憂鬱卻打擾了你
就當它是 就當它是 就當它是風的嘆息

愛你的沈默 痛你的孤獨
痛你的防備 愛你的疲憊
愛你的狂野 痛你的純潔
痛你的揮霍 愛你的誘惑
想你愛著我時 一點一點的渴望
怨你不告而別 要去哪裡流浪

各自安好

既然各自安好 又何必掛念
誰想再為誰糾結 也沒法糾結

世上食物那麽多
我有手
别餵我
好玩不止我一個
只剩我

問情

愛到不能愛 聚到終須散
繁華過後成一夢啊

多少

用多少天
用多少年的跌跌撞撞才找到終點

蔣勳
寂寞會發慌 孤獨是飽滿的

最好的快要發生

生命總有些人在你的心中挖出個窟窿
以後還會遇見另一個人還給你笑容

有沒有一首歌會讓你想起我

我們都活在這個城市裡面
卻為何沒有再見面 卻只和陌生人擦肩

填空

曾經倔強是對的
偶爾脆弱也練習
直到眼看遭遇捉弄
很莫名 對自己懷疑

沒有什麼事情是一塊蛋糕解決不了的,如果有,就吃兩塊疍宅的蛋糕

我可以被這個世界淘汰,但不可以被世界擊敗

看著這世代 變得更 加壞
我願期待更壞的境 界

Honey Honey

Honey Honey 要對你說聲對不起 我總是沒時間陪你
Honey Honey 你是否想親親蜜蜜 還是喜歡這段距離

雖然留點空間不見面 反而能夠拉近彼此的心
當我需要擁抱的時候 我總希望你在這裡

傻子

等愛的人很多
不預設你會在乎我

我就在等早餐等不到有人送我

晚安 閉上眼腦海中都是明天你幫我買早餐的畫面

演員

簡單點
說話的方式簡單點

感情沒有對錯 但是總有人會傷心

Silence

可不可以讓我擁有
一點沈默
可不可以讓我擁有
一點寂寞

拜託了夜晚 請不要迎來破曉 我他媽好睏

賀年卡的一點感想



感想就一點:跨越了長達 10 年的無法自己設計的問題。

這件事讓我疑惑了很久,這次突破在很有趣的地方,以前我最多就是把文字壓在圖片上,去年開始從很基礎的排版變化、幾何圖形的應用、圖片文字的關係開始著手練習,大約 300 張以後,有了現在的成果,發出去給很多認為要問候的人,養了五隻貓咪的朋友給了我好溫暖的貓咪回覆,有個前輩問我你怎麼消失那麼久,還有許多新年快樂與已讀按讚。

在五年的時間裡,我把自己內在最介意的事情放進我認為的黑洞裡,讓自己的內心死透,透過這種儀式,嘗試重置我的想法跟看法,這麼做的成果出乎我意料之外的好,看見自己在跟其他人互動的界線,與理解其他人跟我對話的邏輯和看法,我聽看的方式,持續在重新對焦。

推進自我的改變,細節裡的綿密與反覆修改後的成果,最後是一個簡單的畫面。

那座島上

「如果他離開了這個世界,你會不會後悔?」

「不會。我沒有辦法挽救我做不到的事,在我有限的能力範圍裡,我已經做了我能做的事。」

時間是一片巨大的海洋,隨著生活改變各種洋流,每種事件、言論和相處,都是生命中的風暴,有人能夠承受巨大的風暴,有人無法承受,因為,那座島上,沒有人知道誰會在。

萬種情懷無法抵擋任何孤單,所有的孤單都是平行時空,只能嘗試理解;數年前不能接受的說法,在風浪帶走島上的苦難之後,找到了可以接受的路徑,理解了他人口中的對話,不再過度期待拯救之後,才能好好往前走,每個人想要的答案都不盡相同,只能在有限的範圍裡,嘗試了解對方和自己之間的差異,再嘗試不因為差異誤解彼此的說法。

這件事,叫做成熟。 繼續閱讀

聽見新歌的方法,是 Youtube 的演算法

社群頻道、影音頻道的演算法讓收集新資訊的人, 大多數的時候都會抱怨只有特定的資訊來源出現在你的視線裡,上個星期在討論這件事的時候,有個朋友說,他曾經把偏好設定關閉,他發現看到一堆他不喜歡的商品,立刻重新開啟偏好設定。

「我就是想要看到我喜歡的啊」,偏好設定大概是從人腦裡面複製出去的功能吧,如果我不跟喜歡的人事物一起生活,我為什麼要活著?

今天打開了 Youtube 看到兩首舊歌,但我今天第一次看到,對我來說是新歌 繼續閱讀

關於情緒在感情裡面的影響


感情的問題如果談到情緒,通常都是像中國邏輯的事:

情緒不好跟戀愛好不好,自古以來是不可分割的一件事,但是,問題是,情緒的反應跟症狀,往往都是因為家庭、工作等生活環境連結在一起,原生家庭往往又是造成情緒問題的重要起源,人無法選擇原生家庭,只能在環境中嘗試成長。

有人很幸運,可以在長大過程中持續被家人、朋友好好照顧,可以學會不用激烈的方式表達,而有人就是開口閉口髒話,動不動就是情緒強烈的處理,兩種情緒表達方式都會跟家庭狀況有許多關聯。

許多事情無法被時間改變,只能靠事件一點一點去推進改變,要讓一個人改變最好的方法,是幫助這個人建立可以改變事情的步驟與方法,創造足夠的安全感,舉個例,如果一個人不太敢表達自己的想法,除了有耐心等他表達之外,還可以嘗試切他中路(?)

不太敢說話的中路,是有耐心地問他問題,問一些安全 繼續閱讀

辦公室對話

這是一個辦公室裡面發生的對話情境。

故事是主管跟設計同事的對話,設計師說自己不會剪影片,責怪主管為什麼要答應總部的要求。

我低著頭面無表情的打字,在想這件事情這樣討論是合理的嗎?主管有主管的需求,我遇到的設計師,就算再怎麼不想做,也都不會直接責怪主管,這是不成熟的設計才會這樣做。

當主管在問設計師影片他打算怎麼處理,設計師沈默三秒,開口回答:「我不想碰這個」,主管沒發脾氣,只說這就是以後公司要的大方向。

這段對話,我聽完之後只覺得這個設計師怎麼可以這麼幽默,真是我見識過最幽默的設計師了,我很少想把一個設計的職稱改成美工,剛剛心中默默改了三秒。

我以前也做過類似的事,後來是把這種習慣直接戒掉,能找方法的就找方法處理,自己這段能處理完的,勁量不要麻煩到別人,事情最後還是會回到自己身上的,只是不知道會是多久以後的事情。

停用 facebook 兩年之後,終於找到一個方法把自己的日常動態,能用旁觀者記錄的方法了。

外星人突然降臨

我極少有不寫日記就不能睡覺的日子,今天的對談讓我認為必須要好好寫下我的想法,對於過去膽小的我來說,今天是個很重要的日子。

中午到咖啡館工作,一踏進咖啡館,我看到我常坐的位置上,坐了一位看起來很眼熟的人,當我轉身跟咖啡館老闆確認的時候,他很快的回答我,這個人是我想的人沒錯。

一位我只在戲劇裡面看到的人,我想了想,拿出筆記本,寫下我感謝的話。 繼續閱讀

相處準則


任何一種相處都有壓力,在壓力引爆之前,都不會是問題,但相處這件事,一開始往往都是減法,把雙方不必要的相處衝突移除之後,才能加上別的元素增加關係。

有的人會在還沒獨立處理自己的生活之前,就透過家庭學會這件事;也有獨立生活三十年,還沒學會這件事的人,差異來自於如何認識環境。

認識環境,最近意識到一定要有基本的規則跟處理邏輯,如果只談情感面的感受,無法讓事情前進,而只談事情前進,最後會讓事情卡住,如果是用特定利益包裝在提供給個人的成長,那就要看如何接受這份好意。

因此我讓自己設定了協助別人的三個限制條件:

■ 不能夠讓自己的心理壓力大到會影響生活

■ 以工作為優先處理跟考量

■ 對彼此的行為設定界線與停止行為

為自己畫下這些界線,才有機會利用界線,強化基本的互動能力。

對生活做出短評論

生活在可以快速對看見的資訊,用各種留言功能,發出自身簡短看法評論時事的年代,我很習慣用一句話概括評論我看見的時事,這是我過去十幾年來的生活習慣。

直到情緒不穩定,有了衝動行為以後,這個習慣才開始被我刻意停止,在心神不寧的狀態之下,評論會讓我更緊抓這個行為,沒有方法找到一個行為幫助自己安靜生活。

今天為什麼要寫對生活做出短評論,我有三個理由提醒自己,首先,評論自己的生活只能短,因為每件關於我的事都還在發生,用簡短的方式評論自己,留一點空間;
評論容易在「事不關己」的人口中出現,學習與事情保持距離,是退後幾步看待現在的生活情景;保持跟自己的距離,才有機會看見自己生命的需求。

最近聽說查經班的一位朋友,在人際相處上遇到了很大的問題,還造成了一些人的不舒服跟麻煩,勾起記憶中自己生命脆弱的時刻,那時候沒有一個人陪我好好走過探索的路。

在我還有能力的時刻,我希望可以幫助對方找到摸索的方法,人必須透過自我探索才能看到生命的樣貌,但是可以透過與身邊朋友共同摸索,找到比較合適的方式看見生命的樣貌,學習不逃避,只是第一步。

過去無法聽著別人說我講話很尖銳、討厭、充滿攻擊性,今天我對自己冷靜聽話充滿感謝,也對說出真話的人充滿感謝,希望我們能看著耶穌的腳步跟留下來的事蹟,讓我們的生命都活得更好。

那些在 SINGLE ORIGIN 的日子


以這篇文章向 SINGLE ORIGIN 的朋友獻上感謝,這幾年還好有你們的陪伴跟咖啡,讓我這幾年的人生,滋味得以涵養我未來的日子。


SINGLE ORIGIN 是一間我很難用一般方式去談論跟定義的咖啡館,對我來說,它比較像是我的避風港,人的生活裡,總是會有些事情,不知道該跟誰講才好,想把這些事找個地方儲藏起來, SO 就是我心事的儲藏室,不需要多說什麼,只要把咖啡喝下去,那些事就被我跟咖啡一起存在店裡的氣味中。

重新開幕那天,我問起了 WIFI 密碼,當阿吉說完密碼,即便搬家到了蘆洲,它的密碼還是跟之前一樣,我立刻大笑。
繼續閱讀

<2019-02-19> 三明治會不會太燙?

今天早上的我,像銀色小船搖搖晃晃懶懶,懸在上班的路上,我的心是三三兩兩藍藍,印在悠悠電扶梯上,然後廚師從我後面出來拿了一罐水,跟我說你都沒有注意到水被拿走了嗎?我連崩潰的心思都沒有,就開始準備處理廚房的事。

早餐時段,客人沒有很密集的來,但是有一兩位來吃了兩天的客人,劉小姐,他又來了喔,他今天沒有多說什麼,只說你們可以處理比較精緻的三明治,會讓食量小,跟我一樣的人吃起來比較輕鬆。

看起來劉小姐很愛我們,如他一開始告訴我們的那樣,雖然我不懂為什麼。

早餐時段最後一份餐,因為是認識的人,當我去廚房拿他的三明治,我摸了一下沒有外盒包的三明治,下意識脫口而出:這三明治好燙。拿水的廚師就說,不然是冰的嗎?(其實是士官的⋯⋯)我看著廚師,只能傻笑。

今天的空檔,我一直在想昨天下班之後,跟找我來幫忙的朋友,他口中說的「想像」,其實面對許多不確定的狀況,要能夠用對未來的想像,完成手上能做的事,這件事你知道我知道獨眼龍也知道,卻沒有那麼容易達成。

人都不知道不知道的事,而在知道一件事之後,要怎麼做到自己可以想像的範圍,這是一件相當困難的事,唯一需要確定的是,知道自己還可以想像。

我喜歡這家店的原因,是因為我自己以前沒有辦法想像的生活方式,全部因為這個環境,重新再出現一次了,事隔 10 年,不小心就真的當上了店長的角色,當年不知道,原來當店長,就是在幫這家店好好處理每個小事,就像物理學家費曼說的,當你好好解決每個問題,你就在推進每個巨大問題的細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