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星人突然降臨

我極少有不寫日記就不能睡覺的日子,今天的對談讓我認為必須要好好寫下我的想法,對於過去膽小的我來說,今天是個很重要的日子。

中午到咖啡館工作,一踏進咖啡館,我看到我常坐的位置上,坐了一位看起來很眼熟的人,當我轉身跟咖啡館老闆確認的時候,他很快的回答我,這個人是我想的人沒錯。

一位我只在戲劇裡面看到的人,我想了想,拿出筆記本,寫下我感謝的話。

隔了一段時間,我忍不住去搭訕他,「請問您是外星人嗎?」「是的,我是。」

當兩個外星人降落彼此的軌道,我們開始從工作聊到了生活,用簡短的方式,嘗試看見對方軌道上跟四周圍的環境是什麼。

外星人是個很好聊天的人,雖然他說是因為過去的工作,我自己認為比較像是他原始的個性,外星人渴望找到同類的生活裡,都會嘗試發出訊號,但是過去可能有太多的失敗經驗,即便發送訊號,可能也會帶你到一個充滿巨大海浪的星球,你以為是山,結果卻是讓你太空船熄火的巨浪,你為了留下那顆星球上的紀錄,用盡辦法也要留下什麼。

跟外星人講話的時候,我一直在想海浪的畫面,想著一條嚴苛的界線,從來都沒有人要求我一定要做到什麼樣的程度,我又是為了什麼在自我要求?

外星人學的技能跟過去工作的內容,都仰賴高度的自律才能夠完成他的工作成果,只有心裡擁有溫暖的人,才能夠擁有良好的紀律,這段時日以來,我對自我的憤怒已經四散在我的生活裡,而我確信仰了一位能夠擁抱各種錯誤的基督(攤手)。

沒有什麼比人生更諷刺了,我前面會寫軌道,是因為在談話準備結束時,外星人說,我們要回到各自的軌道了,但是對我來說,這個人放了一顆衛星在我的世界上空,距離遙遠地讓他的存在成為星光,我會在想起這個人的時候尋找這個人最近生活的樣貌,只是往往對方不一定會想起我是誰,但我依舊固執地要記住這些人,直到今年才逐漸放下那些自己的堅持。

「鋒芒太露,最後目標都會聚集在你身上,然後會受傷。」外星人說這句話的眼神很落寞,是一種充滿傷感的口氣,我能做的,也就是幫他好好禱告吧。希望在黑白星球上生活,主題不明確的外星人,可以看到他生命一直祝福著別人,晚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