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禮物得到文章

預防貼文不見的文字備份:

送禮這件事情我一向不怎麼在行,畢竟在我個人而言,我就是個只注重實用性的耿直人類。因此這些年,買好朋友的生日禮物之前,我常常會去問幾個身邊友人的意見,希望對方能從禮物本身或送禮的方式中感受到來自於我們的用心。那種被認真對待的感覺,我相信每個人都會喜歡的。


確認了禮物種類以後,上網搜尋了幾個門市,鎖定目標,我就直接到現場看貨和採購。說來也好笑,有時候買禮物真的得挑,價格太便宜的不行,太貴的對方可能會有壓力,偶爾還要看看我現在這破洞的口袋,不能打腫臉充胖子。買完禮物、買完卡片、買完郵寄包裹,我把所有的東西丟在小胖店,準備包裝。

小胖店很棒。他的店裡聚集著一堆熟客(包含我自己);以前大家各自來,後來莫名其妙就變朋友,再後來連名字都不知道也沒關係,只要不是生面孔的都是朋友。

大家七嘴八舌地聊著我送什麼禮物啊、送給誰啊、對方生日什麼時候啊、有沒有戲啊之類的事,然後就一邊開始動手幫我包裝禮物。

郵局的包裹盒子的尺寸和禮物本身沒這麼吻合,我在店裡繞了繞,順便問問小胖有沒有任何包材或廢紙,可以填充那個包裹的空隙。小胖蹲到工作檯下翻了翻,再起身的時候塞給我一疊A5的薄薄DM。然後……我們大家就看著包裹中的空隙和我手上的那疊DM。

藍鑫率先表示受不了。

「你送這個這麼好的禮物,結果拆開包裹裡面是一堆小胖店的DM,太奇怪了吧!」
「我覺得不妥。」
「沒有其他東西塞嗎?」
大家接著七嘴八舌。

「我去幫你買報紙,你等我一下。」他說反正便利商店就在隔壁,一般都有報紙可以買,怎麼樣塞報紙都比DM來得好。藍鑫果斷起身,帥氣地朝門外走去。還來不及說謝謝,我忽然怔住了,這不是平常我們信仰裡不斷提到、不斷教導,更是不斷鼓勵的「多走一哩路」嗎?是我要送出的禮物、送的對象是他們不認識的朋友、當時還是藍鑫的上班時間,不過他協助得就好像是自己的事情一樣。

幾分鐘後藍鑫回來了。他手上拿著的不是一疊報紙,是一捲泡泡紙。

「剛剛路上看到一家家庭五金,我想說他們應該會有賣,反正不是很貴的東西,那不如用這個,更適合、更體面。」他把泡泡紙塞到我手上,然後我們又一陣忙亂,完成了包裹和郵寄。

我們常常為自己精打細算,為了博取關於自身的最大效益;我們鮮少為別人精打細算,只有常常打算別人。我自認沒有像藍鑫這樣行動派的熱情,但在藍鑫的身上我學了功課。服事人,不要只出張嘴;那種被認真對待的感覺,我相信每個人都會喜歡的。

隔天禮物就送到了,在最適合的時間;我相信對方應該是滿驚喜的。

——

看到關於禮物的故事,我著實是嚇了一大跳,因為整件事也不過就是 20 分鐘以內的事情而已,看到一篇文字記錄著我的反應跟行為,還是面露微笑。

像是什麼?像是一個自己的切片被放進了可以拍照的顯微鏡,當下其實只是在一個瞬間,覺得白胖先生又是在搞事的狀態,想説一般人收到禮物應該會介意外盒用來防撞的包材,也會是禮物被檢視的一部份,畢竟打開禮物以後,大家總是有些一瞬間的想法。

而我不想讓打開禮物的那個人,覺得「啊,這禮物好像,還好吧?」畢竟我聽到買的是香氛,感覺就是要用心包一下,當下我是沒有想到自己跟信仰在提的「多走一哩路」有關,但從五金行走出來的時候,我是有閃過這個念頭的。

很多年來,前女友一直在提醒我,要我多為別人想一下,「『多走一哩路』是信仰裡面一件很重要的事,沒有人會想要被針對被質疑。」「對,我知道你講的這件事,我也沒有要刻意針對別人,但我就是很常遇到那些針對我的人啊,那麼,適時地用對方的方法回應他們,難道就不是合適的方式嗎?」我們很常為了別人的冒犯在爭吵,不管是前輩還是同輩或是晚輩,很多人聽到我跟前女友的對話,第一個反應就是:你們難道沒有想過換個角度談彼此的需求會更好嗎?

其實那都是在講我,我心裡也理解,也不是不能接受對方的説法,我只是很多傷痕在隱隱做痛,那些傷痕其實都像是捷運月台上的列車,車沒來不會有通知音效,傷害一旦來了,疼痛的感覺就像聲音,咚地浮在腦海裡揮之不去。

而為什麼會在這裡寫下這件事?我不是不會去為其他人想,也不是對世界充滿激動的狀態,一直以為很多事都是做過了,只會在其他人的世界裡被短暫感謝,時間一長可能也就忘記了,這次真的很不一樣,因為被對應的感謝著,我同時想起了要感謝的那些日子,即便我們因為深刻了解,有太多傷害在彼此身上而無法繼續走下去。

感謝寫下這篇的白先生(鞠躬)
感謝陪伴我走了人生中六分之一人生的前女友
感謝因為巨大傷害卻還沒有放棄生命的那個自己

這篇也間接推動了我堅持每日為自己寫下一點什麼的想法,即便是一點小小的、無關職業價值的文字,都是給自己一個很重要的觀點。

謝謝兩位來到我的生命,無論離開與否,願你們繳錢的路,啊不對,是腳前的路,都能有光照耀其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