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適力,大量變動時最需要的能力

心適力?啊,又是一本在教我要怎麼「看清自己處境」、「積極正向」、「理解什麼是來自內心深處力量」、「改變處事方式」的書?在我看到這本書的時候,內心先跳出了源源不絕的問題,畢竟要面對這類的課題,你會在熱門暢銷排行榜上,看到為數不少的書,那為什麼我看完心適力之後,還會願意寫下評論?

有三個原因,第一個原因是,這本書談的原則,跟我過去這幾年在面對自身處境的自我思考跟理解,有很高程度的雷同,而我並沒有看過這本書,特別是書中在談「適應壓力」的切入點,是以經驗當成關鍵,雖然他不在書本架構的前面提到這件事,但我是從各式各樣經驗中領悟了書裡面提到的四大步驟。

第二個原因是,在我一路摸索的過程裡面,在不順利的體會中,看這本書發現了照著書中的邏輯去嘗試,把一些內在的困境理出新的理解方式,進而調整了自己對目標的看法,從思維彈性開始,讓自己能夠保持思維的開放程度,對於如何認知一個環境跟世界,保留了很多空間,尤其是測試任務切換能力的測驗,我發現自己的狀態跟以前相比,花費的時間變長了,也因此我對自己現在生活中事務的安排,也因此有了不一樣的調整。

第三個原因,就是我更清楚知道自己並沒有辦法調整出更好的適應狀態,這是自己的限制,而且因為有了這層限制的理解,在看到「測量內感受」的章節,我才發現自己對於許多感知的漠視,已經累積了很長一段時間,可能是因為過去曾經因為某個行為有效,才長時間仰賴某個行為幫自己累積某個心理調節的方法,因此偷懶不想去嘗試新的方式。

心適力給了我一個新的嘗試方向,順著這本書的目錄讀下來,我自己對於現在生活的理解,又有了一個截然不同的思考路徑,可能你讀過了很多類似的書,我自己是在「心適力」的測驗順序裡,看到自己重新開始嘗試某些生活步調的思考方式與執行步驟,希望你也有機會開始嘗試,一個屬於你自己的生活步調。

這麼多年都沒變

關於我自己的故事,好像都離不開淡水,也因為自己是在淡水發現自己可以做社群,才如此惦念淡水吧。不需要思考如何前進,也不需要打開社群網站或是Google地圖確認店家是否有營業,信步穿越重重人群後,在漁港前,我看著熟悉的空間,困惑著自己還是想要那一年的生活方式嗎? 繼續閱讀

疲倦

沒想到可以疲倦成這樣,深刻感受到身體已經到了無法再次輕易進入熬夜的狀態,而在休息的那些時間裡,我也很清楚知道自己因為無法再次累加自己的疲倦,去兌換出生命裡的某些燦爛。

一輩子都在思考對話與答案的自己,能在這些生命裡面的樣子,找到什麼令人期待的對話呢?我想在未來不久的時刻裡,可以看見答案。

累到頭痛而無法思考著的一天,結束在保持通話的 FaceTime 裡。

整個台南的行程

這一天結束在台南車站,走進台南車站的那一刻,我有一種彷彿又當了一次兵的感覺,每次來台南都倉促地令我困惑,我心中只有一個微小的想法,下次再去台南要待好待滿一個星期,七天,來把整個台南的文史樣貌通通認識清楚。

2023-01-21

有許多無法直說的感受,都會在某一個時間點一瞬間流動,一次展開陌生又熟悉的時刻,該怎麼收集這些感受?同時又能合適地表達?

遇到年節的尷尬感,讓我覺得今天真的是跟一般聚餐沒有差別的日子,一年只見這麼一次,要怎麼樣才是最好的心情狀態呢?

2023-01-19

大家都有自己漂亮的地方,我不太會拿自己跟男友的前任們比較,我一定沒有人家漂亮大方,脾氣也堪慮,論才華也沒有XD

我只要知道這個當下另一半是喜歡我的就夠了,比較那些超沒意義

繼續閱讀

2023-01-18

今天一片空白,出現了固定會有的反應,是每次遇到要自己持續寫下文字的自我要求,就會出現的心裡狀態。

困頓。

很想寫下有系統的文字,但卻被心中所浮現的各式狀態關起了那些文字。

就這樣,門被關著

連。百字都無法寫下的一天。

2023-01-17

成果總是一種令人難以界定的事,這世界總是沒有能夠獨立完成的事啊。

是因為什麼困惑著成果呢?又會是什麼讓成果如此難以提及呢?

罕見地挖掘著背後的動機,又再一次看到許多人沒説出口的想法跟台詞。

在收到幾年不見的朋友送來的梅酒以後,那股淡淡地梅子香,也許就應該是讓更多對話裡能提及、更多看得見的資料、更多曾經有過的樣貌,足以被稱之為成果的痕跡吧

今天又收到了書評的邀請,看來可以開始騰出網頁的資料空間,來把這些資料放進去某個分類頁面裡。

「我的網站就像調味料的格子」,這是我今天的廚師朋友開口説出的介紹詞,而在這 10 幾天的過程裡,找到了下一個可以嘗試的產品類型內容,接下來就是開始自己嘗試要產出一個數位產品,為了自己打造的產品。

異鄉人

看完這部小説,有一種莫名其妙的同感,沒有辦法對其他人的遭遇或是感受得到同樣的理解跟體會,而且也不明白為什麼會要在親人離開的時刻必須要以哭泣來表達自己的感受。

我想起了爺爺去世的頭七,我只是安靜地跟著大家行禮如儀,不確定這些儀式對於爺爺能帶來什麼幫助,而活著的人又能夠被安慰著什麼,在一眾長輩沒有發現爺爺身上狀況的那一刻,我發現遍地都是血的瞬間,我聽見爺爺說了一句話:「何必活得那麼痛苦,反正腳上的病又不會好。」

30 年過去了,這句話依舊繞著我的心底不放,與生俱來的困惑,可能是在這個問題沒有解決下,與我的人格共生,成了我永恆的病痛,既然已經看見過死亡前的無力與脆弱,而我又是在什麼條件上,需要依循著他人意志,成為一個他人眼中應該有的樣子呢?

應該有的樣子又是什麼呢?能夠拿出對應的錢因此好好活著嗎?不得罪其他人嗎?無時無刻都保有理智並且成就一生都在相對精彩的生命之中持續活著嗎?

看完小説卻一直在反覆思考著這是怎麼一回事,我的生命困惑卻被一部 1940 年代寫完的小説敲響,迴盪在我的生命過程中,那些沒有答案的問題裡,成為一個暫時的回答。

「如果沒有讓自己好好生活的能力,卻總是想要找一個關係來拯救自己,你就乾脆一點承認、你只是想把別人一起拖進泥沼,再奢望對方永遠不會對玩具厭倦。」

今天是打開結的一天,吃早餐的時候,被拜託處理一條纏繞在一起的金屬項鍊,耐著性子花了一點時間,解開打結的位置。

陪著吵架了幾天的人,去了大溪,遇見了一直想見的朋友,吃了他招待的食物,聽著他的介紹,一股奇妙的感動從心裡浮現,因為招待留在店裡很長一段時間,等到準備離開前,我突然看到熟悉的臉孔,發現朋友的女友是很久不見的朋友,這世界的距離一旦縮短就成了難以置信的短距離。

以為不會再遇到的人,在一個很意想不到的地方遇到,內心暗自慶幸當年的冒犯沒有真的變成另外一個問題,持續延伸引爆,好像過去很多年都在擔心這類的人際關係炸彈,但時間久了,非常非常多的人都不會再相遇了,只需要安靜地面對著自己就夠了。

離開大溪以前,順手幫喜歡吃豆乾的人買了豆乾,這次沒打算自己吃,打算全部都給他吃。

最難解開的結,是在親自綁上結的前一刻,反覆詢問著自己真的要這樣做的那個自己,如影隨形,從來沒有離開過身後。

一如這些日記,以為寫了就會好過一點,但看來是一點都沒好過吶。

陰天

什麼樣的人才會聽見陰天而有感呢?

我身邊的人,很少有人問我喜不喜歡陰天這首歌,感情的事,多半也不會來問我問題,知道我如何談戀愛的人也不會多説,大概就是又雙手一攤,問我這次維持多久,感情出了什麼問題。

還能出什麼問題呢?注定要是一台列車,就無法輕易停靠在那些車站,車站需要的是售票機,才能在他們的世界裡常相廝守,而身為列車的人,就該認清楚自己的宿命是難以停泊。

曾經以為自己可以停泊在某個車站裡,直到發現無論如何都無法像一台售票機停在某個地方,安然地重複著一樣的動作,而自己並非不認同停留在當下的現狀,只是自己無法快速調整成停止的樣子,於是就這樣往前移動了,一過就是十年了,以為放不下的,就這樣跳動著,隨著時間減緩了頻率。

年紀逐漸增加才明白以前看不懂的人生道理,原來充滿著各種意義跟邏輯,沒有什麼事情是無法忍受的,除了你只想跟其他人對決。

無論怎麼聽陰天這首歌,我始終無法以簡短的方式,講出我聽見這首歌心中的糾結,那種無法揮散地鬱悶,也不是因為做了什麼事才讓自己心中持續糾結,而是因為自己對這些日子,深埋在心底的故事總會隨著時間突然放出聲音,呼喚著自己要記住那一刻啊。

還是無法好好地寫下陰天的感覺。

2023-01-12

今天的我比昨天進步多少呢?

又有什麼標準可以用來衡量自己的進步?是關係嗎?還是思考一件事?還是面對生活裡面的大小困惑呢?

一個問題產生的連續對話,牽著情緒像是在大海中的海浪,問題如同浮標,持續在同一個位置發光,光芒會隨著海浪忽大忽小,而海浪不會因為浮標改變大小,往往是隨著四周圍的浪來浪往,共同震盪著。

這是我一貫理解情緒的方式,也是理解世界的方式,不確定其他人怎麼理解,但也只有這種理解方式了,在需要建立基準的過程裡,找不到人陪伴,逐漸變得不相信外在各種訊息,傷害漂浮著,對話碎片一道又一道割傷無法長好的靈魂,在結痂以後,聽到其他人都説自己也是這樣長大的,所以你一定沒問題。

真的沒有問題嗎?真的不會受傷嗎?還是跟受傷長大無關,只是因為自己無法蛻變成真正的孤獨呢?聽到看到的各種孤獨樣貌都成了那些人生命中精華而精彩的樣子,念中文系的朋友告訴我,每一種閱讀都是孤獨而無法分享的,作品也是,沒有任何一個人會真正理解其他人眼中的理解。

正如每一道浪,沒有另外一道浪能真正接住,只有共同起落以後,才能找到讓浪頻率一致的方法,才能在同樣的頻率中安穩。

2023-01-11

貼了以前寫的文章給朋友看,然後發現自己一秒想起當時在寫的是什麼,看起來好像什麼都記得很紮實,但其實只是知道了什麼詞彙會引發其他人的興趣。

突發多了兩件事排進生活的排程裡,讓事情被卡住,發現自己不太願意硬塞事情,逼自己勉強處理掉了,好像看著自己越來越不努力爭取某些東西跟狀態,比較舒服

覺得過年應該要吃點糖果,但又不是什麼糖果都可以吃,掬水軒的糖果不愛,但是高纖蘇打我可以。

一段接著一段的事務不停打斷著思緒,以前用免費的網誌服務還會覺得自己這樣不太合理,現在是:反正我自己有付錢,就讓自己能用就用吧。

回頭看自己當年寫過的文章,覺得太過柔軟,現在則對寫特定題目的文章感到一股排斥,但對於此時此刻的日記式隨性寫下生活軌跡感到願意嘗試。

看起來好像我也要跟風格練習裡的主角一樣,去巴黎某個廣場搭公車了。

2023-01-10

平靜下來的那一刻,我回頭看發現我已經看完一本書了,今年開始8天,至少每天都有在更新網站,雖然網站跟新的目的,跟當年一開始設定想要以工作為主的更新方式截然不同。

我的生活也隨著一種我無法解釋的步調,走著走著就到了一個過往未曾想到的平衡,以前還會問自己這樣是好的嗎?後來發現這個問題本質上的矛盾後,我反而持續在看的是怎麼讓自己繼續找到下一個有趣的動力,重新看到生活的光芒。

肯定不是沒有題目可以寫的,只是我的畏懼跟害怕被各種事情質疑,以致我無法坦然面對各種自己,畢竟每個人看著我的面向都非常不同,我有的也就是這些罕見而稀少的所有。

於是把自己快速地放進某間公司,嘗試收集更多生活的規則,沒有得到規則,反而是得到更多無力感,

「書這種東西的價值是取決於它帶來的知識/經驗/感受到底有沒有影響到你的人生,至於看書的方式本來就因需求而有所不同自然不過

看過全部的文本而不解其意的大有人在、看別人摘錄的內容受到啟發的所在多有,即使轉譯的形式已經變水,但到最後來說就是個人選擇而已」

大概是我今天看到最有感的一句話,但也不能夠代表著什麼,充其量就是今日份量的混亂罷了。

因為禮物得到文章

預防貼文不見的文字備份:

送禮這件事情我一向不怎麼在行,畢竟在我個人而言,我就是個只注重實用性的耿直人類。因此這些年,買好朋友的生日禮物之前,我常常會去問幾個身邊友人的意見,希望對方能從禮物本身或送禮的方式中感受到來自於我們的用心。那種被認真對待的感覺,我相信每個人都會喜歡的。


確認了禮物種類以後,上網搜尋了幾個門市,鎖定目標,我就直接到現場看貨和採購。說來也好笑,有時候買禮物真的得挑,價格太便宜的不行,太貴的對方可能會有壓力,偶爾還要看看我現在這破洞的口袋,不能打腫臉充胖子。買完禮物、買完卡片、買完郵寄包裹,我把所有的東西丟在小胖店,準備包裝。

小胖店很棒。他的店裡聚集著一堆熟客(包含我自己);以前大家各自來,後來莫名其妙就變朋友,再後來連名字都不知道也沒關係,只要不是生面孔的都是朋友。

大家七嘴八舌地聊著我送什麼禮物啊、送給誰啊、對方生日什麼時候啊、有沒有戲啊之類的事,然後就一邊開始動手幫我包裝禮物。

郵局的包裹盒子的尺寸和禮物本身沒這麼吻合,我在店裡繞了繞,順便問問小胖有沒有任何包材或廢紙,可以填充那個包裹的空隙。小胖蹲到工作檯下翻了翻,再起身的時候塞給我一疊A5的薄薄DM。然後……我們大家就看著包裹中的空隙和我手上的那疊DM。

藍鑫率先表示受不了。

「你送這個這麼好的禮物,結果拆開包裹裡面是一堆小胖店的DM,太奇怪了吧!」
「我覺得不妥。」
「沒有其他東西塞嗎?」
大家接著七嘴八舌。

「我去幫你買報紙,你等我一下。」他說反正便利商店就在隔壁,一般都有報紙可以買,怎麼樣塞報紙都比DM來得好。藍鑫果斷起身,帥氣地朝門外走去。還來不及說謝謝,我忽然怔住了,這不是平常我們信仰裡不斷提到、不斷教導,更是不斷鼓勵的「多走一哩路」嗎?是我要送出的禮物、送的對象是他們不認識的朋友、當時還是藍鑫的上班時間,不過他協助得就好像是自己的事情一樣。

幾分鐘後藍鑫回來了。他手上拿著的不是一疊報紙,是一捲泡泡紙。

「剛剛路上看到一家家庭五金,我想說他們應該會有賣,反正不是很貴的東西,那不如用這個,更適合、更體面。」他把泡泡紙塞到我手上,然後我們又一陣忙亂,完成了包裹和郵寄。

我們常常為自己精打細算,為了博取關於自身的最大效益;我們鮮少為別人精打細算,只有常常打算別人。我自認沒有像藍鑫這樣行動派的熱情,但在藍鑫的身上我學了功課。服事人,不要只出張嘴;那種被認真對待的感覺,我相信每個人都會喜歡的。

隔天禮物就送到了,在最適合的時間;我相信對方應該是滿驚喜的。

——

看到關於禮物的故事,我著實是嚇了一大跳,因為整件事也不過就是 20 分鐘以內的事情而已,看到一篇文字記錄著我的反應跟行為,還是面露微笑。

像是什麼?像是一個自己的切片被放進了可以拍照的顯微鏡,當下其實只是在一個瞬間,覺得白胖先生又是在搞事的狀態,想説一般人收到禮物應該會介意外盒用來防撞的包材,也會是禮物被檢視的一部份,畢竟打開禮物以後,大家總是有些一瞬間的想法。

而我不想讓打開禮物的那個人,覺得「啊,這禮物好像,還好吧?」畢竟我聽到買的是香氛,感覺就是要用心包一下,當下我是沒有想到自己跟信仰在提的「多走一哩路」有關,但從五金行走出來的時候,我是有閃過這個念頭的。

很多年來,前女友一直在提醒我,要我多為別人想一下,「『多走一哩路』是信仰裡面一件很重要的事,沒有人會想要被針對被質疑。」「對,我知道你講的這件事,我也沒有要刻意針對別人,但我就是很常遇到那些針對我的人啊,那麼,適時地用對方的方法回應他們,難道就不是合適的方式嗎?」我們很常為了別人的冒犯在爭吵,不管是前輩還是同輩或是晚輩,很多人聽到我跟前女友的對話,第一個反應就是:你們難道沒有想過換個角度談彼此的需求會更好嗎?

其實那都是在講我,我心裡也理解,也不是不能接受對方的説法,我只是很多傷痕在隱隱做痛,那些傷痕其實都像是捷運月台上的列車,車沒來不會有通知音效,傷害一旦來了,疼痛的感覺就像聲音,咚地浮在腦海裡揮之不去。

而為什麼會在這裡寫下這件事?我不是不會去為其他人想,也不是對世界充滿激動的狀態,一直以為很多事都是做過了,只會在其他人的世界裡被短暫感謝,時間一長可能也就忘記了,這次真的很不一樣,因為被對應的感謝著,我同時想起了要感謝的那些日子,即便我們因為深刻了解,有太多傷害在彼此身上而無法繼續走下去。

感謝寫下這篇的白先生(鞠躬)
感謝陪伴我走了人生中六分之一人生的前女友
感謝因為巨大傷害卻還沒有放棄生命的那個自己

這篇也間接推動了我堅持每日為自己寫下一點什麼的想法,即便是一點小小的、無關職業價值的文字,都是給自己一個很重要的觀點。

謝謝兩位來到我的生命,無論離開與否,願你們繳錢的路,啊不對,是腳前的路,都能有光照耀其中。